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山槟榔属 >

槟榔时光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山槟榔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一天,我去农贸市场买东西,发现老板嘴里一直在嚼一种什么东西,满嘴血红,牙齿缝里都是红红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再仔细观察,发现当地男男女女都在嚼那种吐出来跟血一样的东西,嚼的时候,还一直有说有笑的。

  我反复向摊主确认这就是槟榔,这就是我30多年前一直听邓丽君《采槟榔》中的槟榔?摊主好生奇怪,问我,你不相信这是槟榔?我敷衍着,边走边说,哦,这就是槟榔,这就是邓丽君唱的那个《采槟榔》里的槟榔……”

  直到去年冬天在海南三亚避寒,我才听说海南除了高高的椰子树外,到处都是槟榔树。就要见到等待了三十多年的槟榔了,心情无比激动。

  槟榔带给我的美好时光,是在很多年前的那一首歌里面,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神奇。现在想起来,仍然如梦如幻。

  刚开始听这首歌,没看盒子上的歌单歌词,只听歌中唱到“郎啊,妹的”,就心想既归为情歌,那歌名很自然就被我想成了《采槟郎》。“榔”“郎”不分,后来,看着盒子上的歌词再听这首歌,才发现《采槟榔》是这个“榔”,槟榔是树上长的。于是,满脑子充满好奇、憧憬、和向往。那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在脑海中一直不忘,“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究竟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居然要靠体能竞技才能尝到?而且采到了槟榔才有资格获得姑娘的爱,这槟榔一定是美味无穷的水果吧?

  刚到海南三亚,很快就发现所到之处,特别是我们住地周围的地上随处可见血红血红的污物。有的地方明显感觉是清洗过的,但是它就像铁锈红油漆倒在地上一样难以清洗难以擦掉,怎么可能到处都是油漆泼地啊?为什么要泼在地上啊?

  终于有一次,我斗起胆子,指着那个青疙瘩问摊主这是什么?摊主说,这是槟榔呀!你要买槟榔吗?

  于是,尝一尝槟榔,看一看槟榔的模样和高高的槟榔树,便在我心中扎下了深深的根。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没有智能手机,更没有“百度”,对于槟榔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一直以为槟榔只生长在宝岛台湾,而台湾好遥远,不要说尝一尝槟榔,就是见一见槟榔长啥模样,都可能一直只是个梦想,甚至感觉是奢望。

  认识了槟榔,我还想认识一下槟榔树。我不想向别人打听,通过百度,终于知道在海南三亚,我每天出门随处可见的高高的纤细笔直的顶端有叶子的就是槟榔树。感觉像棕榈科植物,与棕榈树、椰子树的树干极其相似,只是槟榔树更细更直。在整个海南,眼到之处,除了椰子树,就是槟榔树最多。槟榔树比椰子树好看,比棕榈树好看。其实槟榔只要不拿来咀嚼,只用来看,还是好看的。

  那天,父亲突然提着一台银灰色的深圳华强牌双卡收录机回来,压低声音说:“弄到了好几盘邓丽君的磁带,其中有一盘还是原装货呢。是你大舅去深圳和香港出差,悄悄弄回来的,原装磁带只有一盒,我又买了几个空白磁带,在你大舅那里翻录了几盘回来。”父亲边说边打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磁带,取出那盒原装带,然后又告诉我们收录机的A窗和B窗,随便哪个都可以放。

  经常听人说,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因为一首歌,就对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和那个地方才有的一种东西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期待?我们这代人几乎都听过邓丽君的《采槟榔

  我们这代人几乎都听过邓丽君的《采槟榔》:“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少年郎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低头又想呀,他又美他又壮,谁人比他强,赶忙来叫声我的郎呀。青山高呀流水长,那太阳已残,那旧鸟儿在唱,叫我俩赶快回家乡……”

  经常听人说,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因为一首歌,就对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和那个地方才有的一种东西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期待?

  慢慢地,我发现路边摊,小商店,农贸市场,随处可见一种青绿色的圆形和椭圆形的小果子,比大拇指稍大,或盛在盆里,或装在篮子里。有的一个切成四瓣,装在一个个三指宽大小的塑料袋里。买卖双方都是海南本地人,摊主一边嚼一边悠闲地守着摊,也不吆喝,买的人很少。他们熟人之间寒暄问候的同时,就会摸出这个青疙瘩递给对方一块,对方很愉快的接过来,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嚼起来,就像嚼口香糖一样。所不同的是,这个青疙瘩嚼过后,吐出来的液体和渣都是血红色的。

本文链接:http://fotohilmi.com/shanbinglangshu/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