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山槟榔属 >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

归档日期:11-20       文本归类:山槟榔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少年时听到邓丽君的《采槟榔》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刚萌动的青春 被撩拨起许多青葱的幻想,然而见到槟榔树却已是鬓角斑白的中年了。 从海口到万宁兴隆镇的路上,海南当地人不断给我介绍各种听起来熟悉却从来没有见过 的树种,当然离不开槟榔树,在快速行驶的车里终究没有看清槟榔树长什么样子。兴隆镇的 康乐园酒店宛如大花园,让人流连徘徊,晨早起来徜徉在热带花园中终于见到了槟榔树的庐 山真面目。槟榔树乍看还以为是椰子树,不免要怜悯他的孱弱,往树顶看结的不是大个的椰 子,而是小小的青色果子(也有黄色的) ,在树冠下围着树干累累长了一圈,槟榔树的树冠比 椰子要小,茎叶也短小许多,比椰子树看起来要清秀些。槟榔树瘦如竹竿,果实结在高高的 树冠下,实在难以相信采槟榔的小伙子如何能爬到树顶上去,恐怕爬不到一半树干就要折断 了。海南人说以前新女婿去见老丈人必须要送上槟榔,而且必须是自己亲手采的,以此考验 新女婿是不是勇敢。热带作物研究院的专家说槟榔树很有韧性,不容易折断,我终究拿不出 这样的勇气。槟榔树还未曾长高时就开始结了果子,站在树下即可以伸手采到,不过似乎是 作弊,未来老丈人大概不会认可的。长在高处的槟榔海南人现在都用工具去采,也听说有的 地方训练猴子爬上去采。我想很多人会和我一样好奇,如果有采槟榔的旅游节目应该有不少 人会去看。 海南人非常喜欢嚼食槟榔,大街上随处可以看见卖槟榔的小摊,摊主在没有顾客的时候 用小毛刷将一种白浆涂在小叶子上,折成一个小三角将白浆包在里面。在出租车里我看见司 机用牙撕开鲜槟榔的果皮,就着三角小包放到嘴里嚼,不久往车外吐出一口鲜红的水,不明 就里的人以为是吐血了, 常嚼槟榔的人满口牙都变成红色的。 田曙岚先生在 《海南岛旅行记》 说海南人嚼槟榔就着蒌叶和石灰一起嚼,发生化学反应产生红色的汁液。不知道海南人现在 是否还是用蒌叶,不过那白浆听说是贝壳粉,在台湾,槟榔里放置荖花和石灰。苏东坡写过 两颊红潮增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暗麝着人簪茉莉,红潮登颊醉槟榔的诗句。有人嚼槟榔 会醉,如醉酒一般,苏东坡到过海南,这诗不知道是不是在海南的亲身感受,不过从诗中可 以看出嚼食槟榔的历史最少可以追溯上千年。不仅海南人,台湾也很爱嚼槟榔,民国大家许 地山先生在文章中提到他台湾的祖母因为贪吃槟榔遭遇人生之大不幸。 我国的槟榔大部分产自海南,湖南人更喜欢嚼槟榔,湖南人嚼的是加工过的干槟榔,海 南的槟榔到湖南加工后价格翻十倍以上。湖南槟榔加工业有很大的规模,这些加工企业抱团 成立了槟榔协会,对海南槟榔的收购价具有绝对的线 年底湖南人对槟榔收购价下 了通牒,结果海南槟榔价格一泻千里,对此海南人很是无奈。大家好奇湖南不产槟榔为何却 对槟榔如此酷爱?据《湘潭市志》记载:清顺治六年(1650)正月,清兵将湘潭人屠杀殆尽, 县城所剩人口不满百口。有一位姓程的安徽商人,得一老和尚嚼槟榔避疫之法收尸净域,从 此嚼槟榔习惯也就陆续延续下来。乾隆四十四年(1779 年)湘潭大疫,湘潭城内居民患臌胀 病,县令将槟榔分患者嚼之,臌胀病消失,尔后原患者常嚼之,以致使未患者也随嚼之,久 而成习。 槟榔是海南四大南药之一,具有消积、化痰、疗疟、杀虫、降血压、抑制流行性感冒病 毒等功效,明朝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对槟榔的功效也有介绍。但是常嚼槟榔会致癌,除 了加工过程非法添加外,嚼食槟榔本身也会致癌,因此凡事有个度,过则为害矣。 备注:部分资料来源于百度,可靠性待查。

本文链接:http://fotohilmi.com/shanbinglangshu/24/